<cite id="1n7h7"></cite><listing id="1n7h7"></listing>
<var id="1n7h7"><video id="1n7h7"></video></var>
<cite id="1n7h7"><video id="1n7h7"></video></cite>
<var id="1n7h7"></var>
<cite id="1n7h7"></cite>
<ins id="1n7h7"></ins>
<cite id="1n7h7"></cite>
<ins id="1n7h7"></ins><menuitem id="1n7h7"></menuitem>
<cite id="1n7h7"></cite>

A股將迎長期資金 萬億元銀行理財入市在望

2018-10-25 17:16:00來源:證券日報作者:
本報記者 王峰 北京報道下載APP 閱讀本文更深度報道
本報記者 王峰 北京報道

  10月24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六次會議舉行第二次全體會議。受國務院委托,財政部部長劉昆作關于2017年度金融企業國有資產的專項報告。

  這是《中共中央關于建立國務院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國有資產管理情況制度的意見》頒布后,國務院第一次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國有資產管理情況,也是國有金融資產第一次向全國人民報清“明白賬”。

  截至2017年末,全國金融企業資產總額241萬億元,負債總額217.3萬億元,形成國有資產(國有資本應享有權益)16.2萬億元。

  同時提請審議的還有《國務院關于2017年度國有資產管理情況的綜合報告》,報清了2017年度企業國有資產(不含金融企業)、行政事業性國有資產和國有自然資源資產的“家底”。

  劉昆作報告時指出,要進一步夯實以管資本為主的國有金融資產管理體系,優化國有金融資本戰略布局,提高配置效率。

  國有資產“四本賬”

  劉昆作報告時指出,金融企業國有資產集中在中央本級。地方金融企業國有資產總量相對較少,地區分布不均。根據專項報告,在全國金融企業集團中,中央國有金融企業資產總額和國有資產分別是地方金融企業的2.3倍和3.2倍。

  從行業布局看,銀行業金融機構占比最大。在中央和地方層面,銀行業金融機構的國有資產占比分別達到了65.3%、54.2%,遙遙領先于證券業、保險業金融機構的國有資產占比。

  劉昆還指出,截至2017年末,全國金融企業境外機構(含境內企業設立的境外分支機構)資產規模18.1萬億元,集團層面享有的權益總額0.9萬億元。與2013年相比,投資總額增長了50%,權益翻了一番。中央本級機構數量、資產總額、營業收入和利潤都占到90%以上。從行業分布看,境外業務以銀行業為主。

  統計顯示,國有資產實現了保值增值,“家底”進一步豐實壯大。2017年,扣除客觀因素后,中央國有金融企業平均保值增值率為110.8%。

  “統計金融企業國有資產在技術上存在一定難點,比如分布比較分散、資產變動較大等,但這畢竟是一個好的開始。”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說。

  《國務院關于2017年度國有資產管理情況的綜合報告》還報清了除金融企業國有資產之外的企業國有資產、行政事業性國有資產、國有自然資源資產情況。

  前述報告顯示,2017年,全國國有企業資產總額(不含金融企業)183.5萬億元,負債總額118.5萬億元,國有資本及權益總額50.3萬億元。全國國有企業境外總資產16.7萬億元。

  “國有資產統計要有一本大賬,我認為地方融資平臺、政府投資基金及PPP項目等都應該納入統計,但要做好金融資產和非金融資產的分類。”中國政法大學破產法與企業重組研究中心主任李曙光說。

  出資人職責待統一

  劉昆作報告時指出,國有金融資產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建設還在漸進提升之中,一些體制性、機制性和結構性矛盾與問題依然存在。

  比如厘清國有金融資本管理職責邊界、理順資本管理紐帶、實現集中統一管理,仍需各地方、各部門協同努力。國有金融資本布局尚需優化。國有金融企業亟須從規模擴張向高質量發展轉變。

  他建議進一步研究建立統一的國有金融資本出資人制度,明確出資人的權利、義務和責任。

  10月24日,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全國人大預算工作委員會主任史耀斌作了關于金融企業國有資產管理情況的調研報告。

  調研報告指出,履行國有金融資本出資人職責的機構尚未統一,存在機構較多、管理較亂的現象。在中央層面,除財政部、國務院授權的匯金公司作為國有金融資本的主要出資人代表之外,部分部門所辦金融企業或者機構,由行業監管部門作為出資人,還存在管辦不分的問題。

  從地方層面看,地方金融國有資產監管職責分散在財政、國資、金融辦等部門和單位,以及控股集團、平臺公司等,監管交叉、監管空白同時存在,而且不同監管主體的要求、標準不一致,加重了企業的遵從負擔。

  “監管部門不能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主要履行行業政策制定等監管職能,其股東身份要弱化,或者移交給財政部門或其他機構。”邵宇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

  “中共中央、國務院今年6月印發指導意見,明確由財政部門集中統一履行國有金融資本出資人職責。下一步,要進一步明確出資人權利、義務、責任的邊界,比如,出資人、國有資本運營公司、金融企業及其子公司在防控金融風險方面的職責范圍應該如何確定。”李曙光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

  一名地方財政部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實踐中,有地方政府授權國有資本運營公司管理金融企業國有資產,但對于如何針對不同性質的金融機構完善授權經營體制,還沒有取得豐富經驗”。

  劉昆作報告時指出,合理調整國有金融資本在銀行、保險、證券等行業的比重,推動國有金融資本向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重要基礎設施和重點金融機構集中。

  “五大國有商業銀行都已進入世界500強,但中國的證券公司還沒有一家進入。與此形成對比的是,美國除了商業銀行,還有高盛、美林等強大的投行。因此,推動資本市場發展,需要繁榮直接融資機構。”邵宇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

  目前,國有金融資產主要布局在銀行業。“銀行提供的融資主要有利于那些有資產可抵押的傳統企業,但那些創新型高新技術企業需要更多直接融資機構的支持。”邵宇說。

  劉昆還指出,優化競爭性國有金融機構股權結構,通過減持、引資、擴大對外開放等適度降低國有股占比,擴大民間資本股權,既減少對國有金融資本的過度占用,又要確保國有金融資本在金融領域保持必要的控制力。

  “出資人的職責中包括如何開展金融混合所有制,比如不同性質的金融機構中,國有資本的占股比例如何設計。”李曙光說。

  “盡管金融領域對民間資本的進入要求相對嚴格,但在競爭中性原則下,民間資本進入甚至控股,也還是要按照法律法規和監管規則運營,具體要看實踐中如何把握和設計規則。”邵宇說。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王景霞

相關新聞
秒速时时彩开奖直播
<cite id="1n7h7"></cite><listing id="1n7h7"></listing>
<var id="1n7h7"><video id="1n7h7"></video></var>
<cite id="1n7h7"><video id="1n7h7"></video></cite>
<var id="1n7h7"></var>
<cite id="1n7h7"></cite>
<ins id="1n7h7"></ins>
<cite id="1n7h7"></cite>
<ins id="1n7h7"></ins><menuitem id="1n7h7"></menuitem>
<cite id="1n7h7"></cite>
<cite id="1n7h7"></cite><listing id="1n7h7"></listing>
<var id="1n7h7"><video id="1n7h7"></video></var>
<cite id="1n7h7"><video id="1n7h7"></video></cite>
<var id="1n7h7"></var>
<cite id="1n7h7"></cite>
<ins id="1n7h7"></ins>
<cite id="1n7h7"></cite>
<ins id="1n7h7"></ins><menuitem id="1n7h7"></menuitem>
<cite id="1n7h7"></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