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1n7h7"></cite><listing id="1n7h7"></listing>
<var id="1n7h7"><video id="1n7h7"></video></var>
<cite id="1n7h7"><video id="1n7h7"></video></cite>
<var id="1n7h7"></var>
<cite id="1n7h7"></cite>
<ins id="1n7h7"></ins>
<cite id="1n7h7"></cite>
<ins id="1n7h7"></ins><menuitem id="1n7h7"></menuitem>
<cite id="1n7h7"></cite>

朱守聚父女上演“藝術三人行” 《無界·無塵》周三開展

2018-09-02 00:00:00來源:大眾網作者:

  大眾網濟南訊(記者 孔秀) “無界為用,無塵為心,”九月的濟南將上演一場藝術大餐。9月5日至15日,藝術家朱守聚、朱紅梅、朱紅霞父女三人將在山東美術館三樓舉辦《無界·無塵》大型畫展,并于9月8日上午舉行大展開幕式。

  150件作品詮釋“無界·無塵”

  據悉,本次畫展由山東藝術學院、山東工藝美院、濟南大學、山東電子職業學院、山東省女書畫家協會、山東美術出版六家單位聯合主辦,山東省美術家協會和山東師范大學美術學院學術支持,年代美術館承辦,將展出著名畫家朱守聚和女兒朱紅梅、朱紅霞的作品約150件,涵蓋國畫、油畫、裝置、影像等。

  對于“無界·無塵”這一畫展的名稱主題,承辦方年代美術館館長羅靜方給出了釋義:“無界為用,無塵為心”。他認為,無界,可謂跨界,可謂不拘于理法,不拘于中西藝術固有之框,以無界之立場與方法為我所用;無塵,可謂心無旁騖,非“無塵”,實則和光同塵,知白守黑也,對于為藝為人,心無塵,然后方有同塵之境界。

  本次畫展領銜藝術家朱守聚先生,畢業于山東藝術學院國畫專業,受業于著名畫家于希寧、張彥青、張鶴云、單應桂等業內名家。先后在菏澤學院藝術系、濟南大學美術學院任教,大學教授。現為中國新華藝術網藝術委員會副主席、香港特區國畫院榮譽院士、中國書畫名家研究會專職副會長,中國國畫家協會會員、中國國畫家協會培訓中心教授,山東美協會員,山東名人協會會員,山東老年書畫研究會顧問,山東老年書畫研究會濟南大學分會會長,山東畫院高級畫師。

  朱守聚長期在高等學府任教,從事藝術教育長達近五十余年,先后擔任國畫人物課、花鳥課、山水課、實用美術課和素描速寫等基礎課,為社會培訓了大批藝術人才。

  朱守聚學養豐厚,涉獵廣泛。其國畫作品被收入《世界當代書畫作品選》、《中國書畫百杰傳世精品集》、《中華熱土》、《情系沂蒙》、《祖國頌》、《山東老年書畫名家風采錄》等大型畫冊,并在省級以上刊物發表美術作品400余幅,多幅作品被海內外友人及美術館收藏。朱守聚先生曾獲得 “世界華人杰出藝術家”、“中華民族杰出書畫家”“愛國主義藝術家”、“德藝雙馨藝術家”等榮譽稱號。

  他不但在繪畫實踐上卓有成就,而且注重藝術理論的研究,主編《牡丹畫論》一書,先后在各種刊物上發表《中國畫的意境創造》、《論中國山水畫與畫家的藝術修養》、《美術形象隨想》、《淺談寫意花鳥畫的創作》等學術論文。

  “守聚先生生性平和,為人謙遜,處世淡然,飽覽繪事理法,厚積古今墨道,得齊魯山川之靈氣,窺故土草木之和諧,畫花寫山水墨相宜,用筆枯潤得當,畫面剛柔相濟,氣韻可見。”羅靜方對朱守聚的畫風人品給予了高度評價。

  朱氏“姊妹花”頻獲大獎露頭角

  “虎父無犬女”,受藝術家朱守聚影響,兩位女兒朱紅梅(朱子)和朱紅霞 (陌墨),目前皆從事藝術教學,朱紅梅現為山東工藝美術學院副教授,中國美術研究院藝術委員會委員;朱紅霞現為山東電子職業技術學院副教授,山東省女書畫家協會會員,山東藝術攝影學會會員。

  近年來,朱氏“姊妹花”頻頻亮相國內藝術大展,并斬獲大獎。

  其中,姐姐朱紅梅的油畫作品《因·果》入選“遠大杯”第三屆北京雙年展備選資格展優秀作品,由中國美協收藏;油畫作品《史·始·時》、《靜物》入選中韓作品交流展并收藏;油畫作品《中國紅》、《少女》由成都蓉城美術館收藏;油畫作品《非彼岸NO1》入選“凝視”當代女性藝術雙年展并獲特別學術獎;與百佳國際集團婦嬰連鎖之一的濟南艾瑪婦產醫院舉辦跨界個展;合相門-2017當代中國油畫藝術延伸展,獲學術獎。

  妹妹朱紅霞的作品也先后參加第四屆、五屆九城聯展,第七屆齊魯風情油畫展,凝視-2015當代女性藝術雙年展,“儒風墨韻潤華夏”中國孔子國際書畫藝術大展,第三屆中國山東國際畫廊藝術博覽會,多彩女畫家全國聯展,并斬獲大獎。

  “朱子、陌墨兩位雖以西式油畫表現,其骨未西,東方審美體驗未減,”羅靜方認為,朱子的畫作,具象如暖巢之寓,抽象如隱約鳳舞之羽,其象征手法,可謂意味深長,讓人流連。

  相對于朱子之“斂”,陌墨的畫作偏“放”,但絕并無松弛之感,看似隨意,實則控制有度,畫面自信滿滿,油彩肌理豐富可現,《無塵》系列將展現這一特色。

  “陌墨作畫并不守成,在一些作品中,她也會不經意間流露出自我的現代藝術之觀念表達,頗令人驚喜,探索創新之心可見一斑。” 羅靜方表示。

  

初審編輯:周海升

責任編輯:孔秀

相關新聞
秒速时时彩开奖直播
<cite id="1n7h7"></cite><listing id="1n7h7"></listing>
<var id="1n7h7"><video id="1n7h7"></video></var>
<cite id="1n7h7"><video id="1n7h7"></video></cite>
<var id="1n7h7"></var>
<cite id="1n7h7"></cite>
<ins id="1n7h7"></ins>
<cite id="1n7h7"></cite>
<ins id="1n7h7"></ins><menuitem id="1n7h7"></menuitem>
<cite id="1n7h7"></cite>
<cite id="1n7h7"></cite><listing id="1n7h7"></listing>
<var id="1n7h7"><video id="1n7h7"></video></var>
<cite id="1n7h7"><video id="1n7h7"></video></cite>
<var id="1n7h7"></var>
<cite id="1n7h7"></cite>
<ins id="1n7h7"></ins>
<cite id="1n7h7"></cite>
<ins id="1n7h7"></ins><menuitem id="1n7h7"></menuitem>
<cite id="1n7h7"></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