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1n7h7"></cite><listing id="1n7h7"></listing>
<var id="1n7h7"><video id="1n7h7"></video></var>
<cite id="1n7h7"><video id="1n7h7"></video></cite>
<var id="1n7h7"></var>
<cite id="1n7h7"></cite>
<ins id="1n7h7"></ins>
<cite id="1n7h7"></cite>
<ins id="1n7h7"></ins><menuitem id="1n7h7"></menuitem>
<cite id="1n7h7"></cite>

原油期貨凈多頭遭遇大幅減持 對沖基金趨利避害策略發酵

2018-10-25 17:26:00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作者:陳植

  隨著美國股市持續動蕩,原油期貨再度成為對沖基金趨利避害的“犧牲品”。

  截至北京時間10月24日21時,布倫特原油期貨主力合約報價觸及76.91美元/桶,盤中一度觸及8月底以來最低點75.11美元/桶;隔夜布倫特原油期貨隨美股劇烈動蕩下跌逾4%,創下3月以來最大單日跌幅。

  “很久沒見到原油期貨市場涌現如此強烈的拋售潮,即便隔夜美股反彈,原油期貨依然在持續拋售壓力下不見起色。” 10月24日,Emirates NBD銀行大宗商品分析師Edward Bell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說。

  在他看來,觸發原油期貨遭遇如此洶涌的拋售潮,一個重要的導火索是暗殺記者事件令沙特不得不向美國“低頭”,順應美國總統特朗普壓低油價的要求擴大原油產量。

  10月23日,沙特能源部長Khalid al-Falih表示,不排除沙特在未來3個月將單日原油產量增加100萬-200萬桶的可能性。

  “不過,對沖基金紛紛大舉減倉原油期貨獲利了結,也折射出他們趨利避害的心態。” 10月24日,布魯德曼資產管理公司(Bruderman Asset Management)首席策略師Oliver Pursche直言,一方面美股持續動蕩令越來越多對沖基金試圖控制投資組合凈值波動率,進而先減持已盈利的原油期貨多頭頭寸抬高業績表現;另一方面意大利財政預算方案被歐盟否決、沙特暗殺記者事件發酵、英國脫歐再現波折等地緣政治風險事件迭起讓他們再度重啟避險投資模式,將大量資金從原油期貨等高風險資產轉向黃金美債等安全性資產。

  他坦言,對沖基金資金轉移潮從10月中旬起迅速升溫,23日美股一度震蕩大幅下跌更像是點燃對沖基金原油多頭頭寸集體潰逃的催化劑。

  CFTC最新數據顯示,截至10月16日當周,以對沖基金為主的資產管理機構較上一周減持45124000桶原油期貨凈多頭頭寸,當周減持幅度幾乎占據整個凈多頭頭寸的約18%。

  “原油期貨凈多頭頭寸大幅回調,同樣預示著對沖基金押注美聯儲12月加息的算盤面臨破碎。” Oliver Pursche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

  原油期貨拋售潮起探因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到,10月23日布倫特原油期貨之所以沒有隨美股反彈而回升,反而創下今年3月以來最大單日跌幅,表面原因是沙特計劃增加原油產量填補伊朗受制裁所引發的原油供應缺口,但事實上,10月以來伊朗原油出口量并沒有因制裁而削減。

  石油數據跟蹤平臺Tanker Trackers最新調研數據顯示,2018年10月前兩周伊朗石油日均出口量依然超過220萬桶,遠遠高于市場預估值。具體而言,伊朗油輪通過關閉應答器避免被發現,保持原油出口量。

  “這造成布倫特原油期貨獲利回吐盤隨10月23日美股大跌紛紛涌現。”對沖基金FX Analytics合伙人David Gilmore分析說。畢竟,不少對沖基金此前大舉買漲原油期貨,主要是看好伊朗受制裁令全球原油供應出現缺口。

  但他承認,對沖基金如此冒著多頭踩踏風險執意獲利回吐,還在于他們意識到在當前美股持續動蕩的大環境下,原油期貨多頭正成為越來越多機構投資者控制投資組合凈值波動性的犧牲品。

  巴克萊策略師 Maneesh Deshpande發布最新報告稱,隨著美股持續動蕩,試圖控制投資組合波動幅度的基金正計劃出售逾1300億美元美股以減少風險敞口,此外交易所交易基金也可能會拋售逾400億美元美股。

  為了應對美股持續拋售潮所引發的投資組合凈值大幅波動,他們不得不提前拋售已盈利的原油多頭頭寸籌集資金,一方面填補投資組合凈值下滑所造成的保證金缺口,另一方面鎖定原油投資利潤抬高業績表現,進而緩解投資組合凈值跌幅。

  “更重要的是,隨著美債收益率趨于上漲導致美元杠桿投資成本增加,越來越多對沖基金被迫壓縮高杠桿的原油期貨多頭頭寸以緩解融資成本高漲壓力。” David Gilmore透露。這也是10月23日晚原油期貨價格遲遲沒有隨美股反彈而回升的主要原因之一。

  他坦言,目前整個原油期貨市場正變得風聲鶴唳——一旦NYMEX原油期貨價格跌破65美元/桶整數關口,可能觸發更大規模的技術性賣盤與多頭踩踏風險。究其原因,此前眾多對沖基金在大幅加倉NYMEX原油期貨多頭頭寸同時,將止損價格設定在65美元/桶附近,一旦這個價格被跌破,對沖基金程序化交易模型將自動拋售原油期貨頭寸止損,引發油價更大的跌幅。

  截至10月24日21時,NYMEX原油期貨主力合約報價67.03美元/盎司,稍稍令他松了口氣。

  “但整個原油交易市場不會掉以輕心。在地緣政治風險事件再度迭起、全球經濟增長前景因貿易沖突升級被看跌的情況下,越來越多對沖基金會采取趨利避害交易策略,盡早結清盈利的原油期貨頭寸,一旦動作緩慢就可能陷入多頭踩踏困境。” David Gilmore直言。

  押注美聯儲不加息?

  在Oliver Pursche看來,布倫特原油期貨遭遇大舉拋售,無形間預示著越來越多對沖基金不再押注美聯儲12月加息。

  此前,不少對沖基金鑒于美國經濟強勁增長,通過抬高油價與通脹預期以抬高美聯儲12月加息幾率,從而在利率相關衍生品市場套取豐厚回報。

  “10月以來美股持續動蕩,徹底打亂了對沖基金的算盤。”他認為。

  據美銀美林最新調查發現,盡管多數對沖基金交易員認為美聯儲12月加息的概率約為75%,但他們指出,若標普500指數跌幅超過13%,美聯儲就可能暫停加息以穩定金融市場 與美國經濟增長前景。

  “10月以來標普500指數回調幅度超過7%,若試圖控制投資組合凈值波動性的對沖基金持續拋售原油期貨與美股,美股再跌6個百分點并非不可能。” Oliver Pursche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何況美國工業巨擘卡特彼勒(Caterpillar)等公司指出,全球經濟放緩、美元走高、貿易摩擦持續升級等因素正令企業利潤增長前景變得黯淡,也削減了美股的吸引力。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到,這讓越來越多對沖基金轉而押注美聯儲12月不加息,甚至他們與美聯儲自身評估出現了新的偏差。比如2018年12月到期與2019年12月到期的歐元/美元期貨合約最新價差幅度顯示,當前對沖基金普遍預期明年美聯儲加息次數不超過兩次,但美聯儲點陣圖卻顯示明年加息三次。

  這背后,是雙方對美元加息的側重點出現明顯分歧。多數對沖基金認為全球貿易沖突升級、全球經濟增長放緩、物價上漲和美元信貸成本上漲等因素正令美國經濟增長前景受限,當前美股持續動蕩恰恰是一種無言的警告。而美聯儲還需要對貿易沖突與特朗普萬億美元基建投資計劃是否持續抬高美國通脹率進行評估,再考慮是否暫緩加息。

  “一個不爭的事實是,美股持續動蕩正令華爾街投資機構交易策略發生明顯變化,如果9月底他們對美國經濟強勁增長持樂觀態度,如今他們正擔心美股進一步下跌將拖累美國經濟增長前景,因此提前進入避險投資模式,對押注全球經濟增長的投資組合(包括原油期貨多頭頭寸)進行大舉獲利了結。” Edward Bell指出。

  高盛發布最新報告指出,若美股進一步下跌10%,勢必拖累美國經濟成長,加之美國財政刺激政策對經濟增長的推動作用持續減弱,明年美國經濟增長率可能調低至2%以內。

  “這也令部分激進的對沖基金迅速將交易策略180度大轉變,通過押注油價回調以豪賭美聯儲12月不加息,因為美聯儲12月加息將進一步抬高美債收益率與美元拆借成本,導致美股持續下跌,這是美國政府不愿看到的經濟衰退信號。” Edward Bell透露。

初審編輯:周海升

責任編輯:王任公

相關新聞
秒速时时彩开奖直播
<cite id="1n7h7"></cite><listing id="1n7h7"></listing>
<var id="1n7h7"><video id="1n7h7"></video></var>
<cite id="1n7h7"><video id="1n7h7"></video></cite>
<var id="1n7h7"></var>
<cite id="1n7h7"></cite>
<ins id="1n7h7"></ins>
<cite id="1n7h7"></cite>
<ins id="1n7h7"></ins><menuitem id="1n7h7"></menuitem>
<cite id="1n7h7"></cite>
<cite id="1n7h7"></cite><listing id="1n7h7"></listing>
<var id="1n7h7"><video id="1n7h7"></video></var>
<cite id="1n7h7"><video id="1n7h7"></video></cite>
<var id="1n7h7"></var>
<cite id="1n7h7"></cite>
<ins id="1n7h7"></ins>
<cite id="1n7h7"></cite>
<ins id="1n7h7"></ins><menuitem id="1n7h7"></menuitem>
<cite id="1n7h7"></cite>